• 濟南“老樓裝電梯”公司經理忙碌的一天
    發布時間:2018-07-06 21:40

    早上8點,湯修貴趕到電梯安裝現場。

    下午1點,趕到地礦局宿舍丈量電梯井位置。

    下午3點,青龍街社區居委會召開業主協調會。
         50多歲的湯修貴踩準了政策步伐,2017年7月在濟南創辦電梯公司,半路起家從事加裝電梯行業。如今,靠著自己從早忙到晚的努力經營,他在濟南拿下了近50部加裝電梯項目。近日,記者跟隨湯經理從早到晚體驗了一天他的工作,真正體會到了他們的辛苦和不易。
    早上八點:青后小區           處理挖到燃氣管道難題
      6月15日早8點,湯修貴來到青后小區三區,這里有5部電梯正在施工。前一天,湯修貴接到施工人員電話,電梯井道開挖時,挖到了燃氣管道,需要將燃氣管道改道。“燃氣管道得繞開化糞池,工程量挺大,加裝電梯的工期又得延后,而且也是一筆不小的費用。”得知情況后,湯修貴當即與該單元樓的管理單位交涉,“改造費用他們來負責,不然業主又得花一大筆錢。”
      限于老舊小區的房屋結構,地下地上的管線改造都是一筆不小的費用。為了替業主省錢,湯修貴會盡可能地修改加裝電梯施工方案。陽光舜城2號樓便是如此,施工人員挖到一根電纜,正好位于電梯井道坑正中央。相關部門查看后表示,需要將電纜移走,改造費用要6萬元左右。湯修貴研究后,決定將電梯井道少挖1厘米深,相應墊高電梯井道。“這樣就挖不到電纜了。業主們得知省了一筆錢,別提有多高興了。”

    上午九點半:省府前街           處理挖到化糞池難題
      上午9點半,與燃氣公司工作人員交涉完之后,湯修貴又急匆匆地趕到省府前街的一單位宿舍,這里也有兩部電梯正在加裝。電梯井道已經用水泥澆灌完工,但因為靠近的化糞池漏水,無法進行回填。“我們打算先把水都排出來,然后在井道內做防水;水一排出,就立馬做防水。”
      據悉,由于老舊小區建筑歷史長,常年歷經多次水電暖氣等基礎管線改造后,導致電梯加裝工作往往會遇到錯挖管道、線路等施工難題。湯修貴表示:類似施工問題不可避免,“施工前期,我們首先會向規劃部門申請查閱該小區的管線圖紙,但是往往老的圖紙與現場實際不符合。”
      “所幸相關部門十分配合改造。”盡管程序嚴格,但得益于政府多部門的通力合作,目前老樓加裝電梯工作進展順利。“如果改動,需要水、電、暖、氣、弱電、園林等相關部門的審批。”

    上午十點半:隔壁單元           唉,一樓業主又反悔了
      “這錢都交上了,我們啥時候開工?”10點半,剛處理完此事,隔壁單元樓的郭大爺又火急火燎地來找湯修貴詢問自家單元樓加裝電梯的工期。
      “大爺,我心里比你更急。”面對郭大爺的著急,湯修貴更是著急。該小區的兩部電梯同時通過規劃,同時領到開工手續;但開工時,郭大爺所在單元樓的一樓業主又臨時變卦,提出反對意見,致使工程一再延期,“要不咱們再一起商量商量對策吧。”
      “作為聯系人,我們已經去過很多次了,好話也說盡了,一樓就是以電梯擋光為由不同意。”郭大爺覺得,礙于鄰里關系加多年同事的情面,一樓業主肯定有難言之隱。“這次我們想請你出面,勸勸她也問問她到底有什么要求,我們都盡量滿足,先讓電梯開工。”
      “我只能說用我的經驗去試試,但不能保證成功。”湯修貴稱,關于郭大爺小區的加裝電梯一事,自己曾專門咨詢了律師,“律師說,能和談最好;但如果真的撕破臉了,鑒于當時她同意又反悔的情況,可以走訴訟途徑。”
      “每天都會接觸到這樣的事情,下午我還得去參加一場協調會。”湯修貴坦言,鄰里關系仍是加裝電梯的最大阻礙,鄰里關系之間的協調費時更費力,而下午的協調會是該小區第六次召開協調會。
    下午一點:地礦局宿舍              丈量樓前電梯井尺寸
      中午吃過飯,湯修貴就匆匆趕到下一個地點。下午1點,他便趕到了地礦局宿舍。“怎么那么多的下水井蓋?燃氣管道估計也得更改。”來到單元樓門前,看到樓門前地上4個井蓋,他職業性地開始勘探起施工情況來,并用米尺丈量估算電梯井道的具體位置。
      雖然該宿舍目前只安裝一部電梯,但考慮到單位宿舍所帶來的集體聯動效應,湯修貴知道這是潛在的大客戶,所以他必須慎重對待。“目前,還是主要與機關單位的集體宿舍談合作。”湯修貴表示,相對于商品房住宅,集體宿舍大都是一個單位,鄰里關系好協調,而且也容易大規模推廣。
      如何在眾多電梯公司中脫穎而出,湯修貴介紹,自從去年濟南出臺既有建筑加裝電梯的相關政策后,自己便一直關注著相關事業。鑒于南方眾多城市老樓加裝電梯試點較早、經驗豐富,他便去福州、廣州等地考察。
      經考察,他發現福州的老樓加裝電梯七成以上使用的是微型電梯。“傳統加裝電梯,是將電梯的制作和鋼結構隔離開來設計,而這種電梯打破了這一傳統,將其合二為一,利用鋼結構靈活拆卸的特性進行‘搭積木’式快速安裝。”去年6月,湯修貴正式將這種模式引入濟南,并成立專門的代理加裝公司。
    下午三點:青后三區             冒暴雨參加業主協調會
      下午3點,天下暴雨,湯修貴又冒雨趕往青后小區三區四單元,3點半,來到小區。業主們、社區居委會主任已經來到現場。原定在樓道內召開協調會議,由于下雨,改在青龍街社區居委會召開。
      在街道辦、居委會工作人員的參與下,協調會開了兩個小時。會上,五位老人對于加裝電梯的質量安全、選擇、電梯價格等提出了一系列的問題。
      對于業主普遍關心的加裝電梯質量安全問題,湯修貴表示,老樓加裝電梯是個十分復雜的工程,涉及改管道、土建、鋼結構、連廊等多個方面,抗風、抗震、防腐、避雷針等都要考慮,全套下來合理的價格應該在50萬元左右。
      “有的企業30多萬元就能加裝一個電梯。這樣的價格顯然是不合理的,肯定會在用料等方面壓縮成本,電梯質量就讓人擔憂,很可能前幾年用著不錯,后來出現各種毛病,這就背離了老樓加裝電梯的初衷。”湯修貴坦言,現在主要是在做品牌。
      面對業主的疑問,湯修貴一邊耐心聽著,一面苦口婆心地解釋著,可五位老人仍然沒有達成一致意見并徹底鬧僵,聯系人甚至主動請辭,不再參與此事;業主代表與湯修貴簽訂的合同也作廢,加裝電梯一事徹底告吹。
      見此情況,湯修貴頗為無奈。這次協調會是該單元樓召開的第六次協調會。六次協調會,湯修貴次次不落。“并不是自己很閑,非得參加。我完全可以用這些時間去跟其他小區談合同,就是看著這幾位70多歲的老人,要么拄拐,要么坐輪椅,自己真想幫他們做成這件事。”

    傍晚六點:回到公司             幾位業主正等著咨詢他
      傍晚6點,協調會終于結束,湯修貴回到公司,還有幾位業主正在等著他,向其了解電梯加裝過程。“現在一天到晚都沒有正點下班。”為了及時解決突出問題,湯修貴特意在辦公室所在的單元樓三樓租了一套房子居住。“今晚還得加班,明天東營市市政府來參觀我們的電梯,我還得準備材料。”